當前位置: 首頁 > 其他類型 > 初云歸 > 初云歸目錄

《初云歸》 / 作者:疑似桑梓

收藏
暫無收藏記錄...
閱讀記錄
暫無閱讀記錄...

第302章 紅袖心思 最后更新:2019-11-13

緊急通知:域名被劫持,新域名 www.plvpfd.icu 啟用

  等藺氏出宮后,楊妃才讓人送尚初云出宮。

  回到沈國公府后,尚初云因一路都在想著端妃所說之事,也就冬玉喚她也是沒有任何反應。

  此次是冬玉跟著去,墨玉仍待在臨淵閣里,所以她一見冬玉向她搖頭,便以為定是有事,也就小心地上前攙扶住尚初云。

  “夫人,我們已經回府了。”墨玉的意思是讓尚初云別怕,既是回來了,便就安全了。

  尚初云回到自個屋后,坐了下來才稍稍回神,而冬玉見狀便是立即為她斟了杯茶。

  尚初云一見到這杯茶,便似混身不由一顫,她立即與身旁的冬玉說道。“冬玉,快,給我準備筆和紙。”

  冬玉剛剛只能在宮外等著,所以并不知道尚初云在宮里發生了什么,而尚初云出宮后也并未明說,但現在對方既是要求她立即去準備筆和紙,那冬玉也只得立即應了一聲,馬上去準備了。

  墨玉立在一旁,也不敢多問,只等冬玉把筆和紙都拿來,放到桌案上時,見尚初云立即就把那杯茶盞推開,以筆沾墨準備下筆。

  見尚初云埋頭寫著,墨玉便在此時拉了拉冬玉的手,示意她一起出去。

  尚初云只顧沾墨下筆,把今日在楊妃那里發生的事,以及在端妃那里所聽到的事都一一寫在了信箋上。

  幾乎用不了多少時間,尚初云才終是放下筆來,她把信看了一遍后,又把它折疊好,并喚了墨玉進屋。

  墨玉和冬玉本是在屋外等候,所以此時一聽尚初云喚她,便也立即推門而入。“夫人”

  “你把此信交給竹影,讓他想辦法送到公子手中。”竹影被沈淵留下,自是用以保護尚初云的,而尚初云也以為若是有竹影在身旁當然是最好的,但此時她所寫的信箋,她以為也很重要,也就想快些讓沈淵知曉,所以她讓墨玉把信箋交給竹影,是想讓他想辦法把信箋交到沈淵手中。

  墨玉接過信后便鄭重點頭,見尚初云沒有其他吩咐便也轉身出了屋子。

  冬玉見墨玉出來后,便是一聲不吭的就走了,也就心中不免好奇之余又有些擔憂,她進了屋,見尚初云就在那兒靜靜地坐著。

  “夫人,你沒事吧?”冬玉還是擔心尚初云,便輕聲問道。

  尚初云慢慢抬頭見是冬玉,便搖頭回道,“我無事。”

  其實冬玉在剛剛看著尚初云入宮時,她便已是很緊張,但見尚初云似平安無事出來又似心中放下了一塊石頭,但即使如此,冬玉以為下次藺氏再讓尚初云入宮,她一定要竭力阻止。“夫人,若是下次國公夫人又讓你進宮,你一定不能去!”

  尚初云見冬玉一臉關心的樣子,便喃語道,“端妃娘娘已允我,若下次楊妃再讓我入宮,我便可直接去端妃娘娘那兒”

  端妃?冬玉是沒想到尚初云進宮竟也去見了端妃,便追問道,“夫人也去見了端妃娘娘?”

  尚初云本想脫口就把在楊妃宮里差點喝下那杯有問題的香茗,而后又被端妃派人把她接到景仁宮的事給說出來,可若她真的全說了,冬玉也定會更加擔憂,所以尚初云想了想后,還是決定不說了,也就只是簡單點了個頭便就罷了。

  雖然尚初云不說,但冬玉已猜測到尚初云定在宮里發生了什么,不過端妃既是睿王李信的母妃,那自然便不會對尚初云不利,所以冬玉才稍稍放下心來,說道,“夫人也累了,不如先用膳,然后再沐浴更衣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尚初云自入宮后便是一直緊繃著神經,而直到剛剛寫了信箋后,才稍微放松了下來,所以現在也確實有些餓了,也就點了點頭。

  冬玉能做的便是好好服侍尚初云,所以她見尚初云點頭后,也就立即去小廚房,讓那些廚娘們做幾道尚初云喜歡吃的菜肴。

  另一邊,墨玉把信箋交給了竹影,又囑咐了幾句后,本是要回到臨淵閣,但孰不知卻是見到謝紅袖就站在了門口。

  墨玉忙拾階而下,來到了謝紅袖面前,先施禮后說道,“肅王妃可是要找我家夫人?”

  謝紅袖一直在躊躇是否要進去沈國公府,但好在此時墨玉來了,便說道,“剛剛在宮里,我雖見到你家夫人,但卻來不及說話,后來聽聞你家夫人已經出宮了,便想來看看她到府了沒?”

  墨玉聽謝紅袖的語氣,便知對方是在關心尚初云,也就回道,“肅王妃放心,我家夫人已經回府了,肅王妃可要進府?”

  謝紅袖既然知道尚初云回來了,便也就行了,遂說道,“不了,既然你家夫人安全回府了,我便也放心了。”

  墨玉點頭,目視謝紅袖上了馬車離開后,便也回到沈國公府。

  而在謝紅袖的馬車內,除了她,還有陸隨在旁。

  “那杯香茗確定有問題么?”陸隨一直在馬車里等著,所以剛剛謝紅袖與墨玉的對話,他自已是聽的一清二楚,所以他知道尚初云安全回府了也就放心了,便就繼續問謝紅袖。

  謝紅袖見‘李侑’這般關心尚初云,便心里已有些相信她那丫頭的話,可現在面對‘李侑’時,她還得就事說事,也就回道,“我比初云要早入宮,只是并沒有去見母妃,而端上香茗的那個宮女,我見她神色有異,但因為不能確定,所以”

  “所以你是等這宮女端進去了,你才進去?為何你當時不發作那宮女?”陸隨以為憑著謝紅袖肅王妃的身份,要找個由頭發作一個小小宮女,自是非常容易的,所以他是在懷疑謝紅袖的心思。

  謝紅袖承認自己在看到那名宮女時,是有那么一會兒的猶豫,所以這一份猶豫導致她沒來得及阻攔,那宮女便是入了楊妃殿內。

  “我只是怕母妃會懷疑到我身上”這是謝紅袖對自己的解釋,她是想到,若當時就發作那名宮女,楊妃可能就會懷疑到她的身上。

  陸隨本以為謝紅袖能如此幫尚初云,也是因為她與尚初云交好的緣故,只是此時在他看來,卻以為謝紅袖其實也是頗為自私。

  。

緊急通知:域名被劫持,新域名 www.plvpfd.icu 啟用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http://www.plvpfd.icu
墨緣文學網
捕鱼达人破解版内购单机版 彩视播陕西快乐10分下载 山东群英会数据彩经网 仙豆棋牌 北京赛车 何为股票融资余额 三分彩开奖不一样 金盈有道配资 甘肃快三今天的开奖号 快乐吧网站平台 外盘配资软件价格 喜乐彩票网官方网站 福彩东方6十1开奖走势图 p2p理财平台排名 佳永配资:免息配资平台正规吗?如何分辨正规配资平台? 江西十一选五荐号 新疆11选五5最热的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