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恐怖靈異 > 死亡之舞 > 死亡之舞目錄

《死亡之舞》 / 作者:黃金海岸

收藏
暫無收藏記錄...
閱讀記錄
暫無閱讀記錄...

第813章 三年后 最后更新:2019-11-18

緊急通知:域名被劫持,新域名 www.plvpfd.icu 啟用

“我啊,如果可以,我當然還是想要完全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龐宇說道,他道:“我很小的時候,就有個愿望,想成為一名吟游詩人,或者自由自在的旅者,去很多地方,見識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時候,我就沒有那種想要當主人翁的想法,而是對成為一名旅行家,一名旅者更有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長大了,各種現實的條件束縛,我要生存,我要賺錢,我還要交往女朋友,小時候的愿望,漸漸的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現在,我真的完全沒想到,我還有另外一種形式的機會,完成小時候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想到,我雖然不能成為真實世界的一名旅人,卻可以成為一個時光旅行者,聽起來更厲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想到,我小時候的愿望,會以這樣一種形式達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被現實束縛的夠多了,其實說真的,我并不想

    復活,復活了之后,多累啊,好多身份,是別人的兒子,是別人男朋友,是孩子的父親,是公司的員工,唯獨不是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而當一個時光旅行者,雖然永遠沒有了現在,卻永遠是我自己,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母那里,你也處理好了,我也安心,他們能有一個幸福的晚年,我也就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了那么多羈絆,如果要我選,我當然選擇要當一個自由自在的時光旅行者。”

    聽龐宇這么說,安海心中也就安定了。

    “好,如同你所愿,我幫你。”

    安海真誠說道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白駒過隙,歲月如梭,轉眼間,三年過去了。

    世界還是那個世界,沒有什么大的騷亂,經濟在發展,各行各業沒有太大的變化,只是生活的節奏似乎又快了許多。

    安海也似乎在人間消失,三年沒有音信。

    冬日的某天中午,李杰從床上醒來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張布置的很簡單的單人床,坐在那里發呆。

    他又做了一個內容好像電影一樣,能繼續劇情的夢,而且一做夢,就必然睡到中午。

    這個情況是在半個月以前開始的。

    李杰在南方某家媒體做上了情感欄目的特約嘉賓,在電視臺和傳統媒體的情感專欄做節目寫文章,這三年發展的很快,在NB市和周邊地區已經小有名氣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咨詢事業也進展的不錯,收費已經提升到一千二百元一個小時的個案咨詢。

    只是半個月前,李杰遇到一個怪事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個案的來訪者,他自稱有特異功能,卻一直沒有展示,李杰判斷對方可能有一些妄想和自卑情結。

    可自從接觸了這個來訪者,李杰就不斷的做著一個連續的夢。

    夢境里,主人公是李杰認識的人,是寢室的老大安海。

    在夢境中,一切都記憶的那么清晰,將安海三年前

    發生的事情,全部在夢境之中展現,如同一場好萊塢大片。

    而這個夢境,又無比的清明,讓李杰睡醒后,也依然能清晰的記得夢中的情節。

    在今天,這個夢境終于到了尾聲,而在夢境之中,安海約李杰,就在今天,前往NB市附近的一個景點普陀山見面。

    李杰醒來后,稍微猶豫一下,決定還是去看一看比較好。

    哪怕這就是個夢呢。

    李杰洗漱完畢,和咨詢室的助理通了一次電話,告訴她今天不接受個案,便駕車前往夢境之中,和安海約好見面的景點。

    李杰駕車來到普陀山的景點,又買了一張船票,坐游輪渡來到了普陀。

    他向夢境之中所見到的地方走去,忽然他一愣,看到前方有幾個熟人。

    “陳希!”

    李杰高喊一聲。

    前方個子頗高那人回頭,正是陳希。

    “咦?李杰?”

    陳希好似有些驚訝,他和李杰也有一段時間沒聯系了。

    李杰快步走了過去,拍了一下陳希的肩膀,說道:“快兩年沒見了吧,聽說你搞一個網絡上心理傾訴的平臺,做的風生水起,還看你上了報紙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一樣啊,這兩年總在電視上看到你,去當特約情感嘉賓。”

    陳希說道,他看了看李杰,問道:“你來這里,不只是為了旅游吧?你時間安排也挺緊張,應該沒這個閑情雅致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李杰應了一聲,他考慮一下說出來是否顯得古怪,想了一會,覺得沒事,他說道:“我最近總做一個夢。”

    “是和安海有關的夢?”

    陳希對李杰問道。

    李杰點點頭。

    陳希拍了拍李杰的肩膀,他深深的點了點頭,說道

    :“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也夢到了?”李杰聞言,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陳希點點頭,他道:“關于安海的事情,我知道的比你多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哪方面?”李杰問道。

    “夢里的事情有關的方面。”陳希說道,他眼神比較好發現了什么,他一指前方說道:“看那邊,那還小童還有高銘還有吧?”

    李杰看去,果然是韋小童和高銘。

    他們也發現了陳希和李杰,兩個人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李杰和韋小童和高銘打了聲招呼,然后問道:

    “你們來這里,也是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個古怪的,每天晚上都做的夢。”韋小童很有默契的會意,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四個人,都做了這樣的夢,難道夢里的事情,是真的?”

    李杰感覺到十分驚訝。

    他看向陳希,陳希點點頭,說道:“至少我所知道的部分事實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安海,他真的踏入夢里那個神秘的圈子?”李杰還是不敢相信,他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著急問我,既然我們都做了同樣的夢,就是安海有意識的約我們來這里的,他應該也在這里,我們去夢里約好的地方,去直接問問他。”

    陳希說道。

    李杰聽了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們四人,一起向夢境之中約好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李杰四人,向夢境中約好的地方走去,很快,他們來到一處砂石海灘。

    李杰看到,在砂石海灘處,一個穿著休閑裝的男人,正站在海邊,看著海水沖刷砂石灘的礁石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李杰認出此人的背影,他高聲喊道。

    那男人回頭,帶著微笑,看著李杰四人。

    他,正是安海。

    李杰快步走了過去,安海張開雙臂,給李杰一個擁抱。

    陳希,韋小童和高銘也走過來,安海伸出拳頭,和

    他們三人碰了碰。

    “老大,這幾年,你去哪里了?還有,我們夢境中的一切,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?”

    李杰對安海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真的事情,說來話長,不過好在你們在夢中,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安海道,他又將三年前的事情,簡略的和李杰四人講了講。

    講過之后,安海道:“這三年,我一直在忙著接受和消化陸豐的遺產和能力,忙的很,所以一直沒有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陸豐這個人?他是活了幾千年的怪物?”

    韋小童到現在還不相信夢中他見過的事情,對安海問道。

    “陸豐這個人,確實活了幾千年,可是卻不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長生,和你們在夢境里看到的一樣,陸豐其實是一個人的精神,他究竟是什么時代的人,已經不太可以考證了,他把自己的精神,封存在眾多的神秘之地之中,每一代都有人繼承了他的精神,或者

    說,類似被陸豐的精神奪舍,也就在每一代,都有一個叫‘陸豐’的人存在。”

    安海說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們這個時代,我消滅的那個陸豐,其實原本也只是一個很早接觸到神秘之地的普通人罷了,只是他被陸豐的精神浸染太多,也就成了陸豐的化身。”

    “實際上,這個人可能還和我有某種意義上的親屬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這個時代的‘陸豐’,真名叫安元義,實際上,他是夏娜的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杰幾人聽了,都感覺到驚訝。

    安海淡淡笑笑,他道:“我從李唯一處得知,神秘圈內的很多人,都在基因層面擁有某個特定的基因片段產生了變異,這可能和遺傳有關,我就雇傭偵探調查了一下我們安家的族譜,結果在老家族譜之中,找到一段記載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家的祖先之中,曾經有一個傳說中得道成仙的祖先,我看了族譜之中的描述,感覺與其說是成仙,不如說是可能遇到了某個神秘之地,這個祖先叫做

    安芝。”

    “安家的族譜,出乎意料的條理分明,安芝在傳說成仙之前,已經留下了血脈,他的這一支血脈延續下來,就是我們家這一支,還有在紹興有一支分支血脈。”

    “根據族譜調查過來,在紹興的那一支,族譜上最后的一個人,叫安元義,他的女兒,叫安金娜,也就是夏娜的母親。夏娜的名字,就是他父親的姓氏,加上母親名字里的一個字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獻祭了陸豐之后,獲得了部分陸豐的記憶,從一些文檔資料之中,我找到了那個‘陸豐’在這個時代的真實姓名,他原名就叫安元義,資料之中,他早年曾經在法國求學過,也是闞宗毅和鐘鎮麟所知道的那個‘陸豐’。”

    “安元義是偶然在國內找到一處神秘之地,他本身很有學識,也有自己的政治抱負和理想,在神秘之地找到的力量,讓他在當時的大環境下有力量堅持自我,沒有隨波逐流,而安元義的理想,正如同他同闞宗毅和鐘鎮麟所說的,想要將這個世界上的人全部轉化

    為思維體,去掉物質的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安元義在追尋力量的過程之中,被陸豐的精神所浸染,漸漸的,安元義的人格消失,在他的身體里,陸豐的精神占據了安元義大部分的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安元義有過一段短暫的感情經歷,比他小很多歲女方為他生了一個孩子,不過安元義很快就走上了追求力量的道路,算是拋妻棄子吧,他拋棄了那個女人,就是夏娜的外婆。”

    “安元義知道自己有血脈流傳下來,而他的女兒和女婿全部出以外死亡之后,安元義還沒瓦解的人格,趨勢他回到國內一次,也就是那個時候,他幫助夏娜開啟了聽他人內心的神秘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安元義的人格最后一次出現,他是以夏娜外公的身份出現的,而再那以后,安元義的人格就沒有再次在夏娜面前出現過,他成了陸豐精神的載體,一直以陸豐的身份生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三年前,陸豐覺得自己的布局已經圓滿,才綁架了夏娜,那個時候,在安元義體內,陸豐的人格已經完全占據主導地位,陸豐是想殺死夏娜,徹底斷

    了安元義人格最后的牽掛,然后百分之百的形態變成陸豐。”

    “后來陸豐想占據我的身體,一方面是我體內也有一條關鍵基因,可能我們安家再向上數很多代的祖先,曾經就是被陸豐的精神完全附體的人,而我的身體更加年輕,占據我的身體,也可能更方便,他才做出那個選擇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這個計劃被我意外打斷了。”

    安海說道。

緊急通知:域名被劫持,新域名 www.plvpfd.icu 啟用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http://www.plvpfd.icu
墨緣文學網
捕鱼达人破解版内购单机版 好彩1+1 大盈家配资 极速赛车统计软件 股票配资排行 腾讯分分计划软件手机版 甘肃福彩快三技巧 青海快3下载安装 幸运28开奖网址 安徽11选五前三直选遗漏 怎样炒股入门知识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m.chart.ydniu 股票分析软件免费版 河内5分彩平台 内蒙11选五推荐号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 好用的股票配资平台